<span id="dq8vw"><track id="dq8vw"></track></span>

    <tbody id="dq8vw"><pre id="dq8vw"></pre></tbody>

  1. <nav id="dq8vw"><track id="dq8vw"></track></nav><em id="dq8vw"></em>
  2. 
    <tbody id="dq8vw"><pre id="dq8vw"></pre></tbody><tbody id="dq8vw"></tbody>
    1. 嵐皋:小區建支部 服務送到家

      文章來源:縣委組織部作者:蘇云 呂雷 發布時間:2020-08-26 09:15 點擊數: 字體:


      “沒養過一條魚,卻獲得了村里養魚的分紅?!弊∵M新家的朱益民高興地回味起去年的這件事。

      朱益民是嵐皋縣南宮山鎮溢河村的低保貧困戶,患有嚴重的皮脂腺痣。2018年12月,家里享受易地扶貧搬遷政策,只花了1萬元就搬進了縣城西窯安置小區的新房子??蓡栴}也來了,以前在老家,吃菜用水都不花錢;現在,房子的事雖然解決了,日常開銷卻大得多。

      這樣的問題并非孤例。今年2月,嵐皋縣在歷經多年攻堅后,順利脫貧摘帽,3萬余人進城入鎮、搬離“窮窩”,而這些群眾也面臨著類似的問題。

      但朱益民的事,溢河村黨支部早已幫他想好了答案。

      溢河村是一個庫區移民村,耕地多被庫區淹沒,建檔立卡貧困戶185戶372人。為穩定脫貧,村黨支部幾年前就引導大家靠水吃水,發展網箱漁業養殖??墒芗夹g、資金、市場等限制,真正行動的只有17戶,能夠獲利掙錢的僅6戶,朱益民也因身體原因無法參與。2018年,因環保政策要求,嵐河流域所有水面網箱養殖必須全部補償后清理。

      老辦法效益不佳,且還無法繼續。在這個關鍵時候,嵐皋縣轉變思路,把注意力放到村集體經濟建設上來,在134個村社區成立集體經濟合作組織,每年整合4000余萬元財政資金支持村集體經濟建設。該縣又以溢河村為試驗田,探索“黨支部+村集體經濟+貧困戶”發展模式,想方設法讓每個群眾都能受益。

      2018年10月,溢河村及其他6個庫區村黨支部各自牽頭成立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按照環保要求探索庫區大水面養殖。為破解技術、銷售方面難題,聯系一個專門從事大水面養殖的漁業公司,按照6:4的比例合資成立嵐翠湖漁業養殖公司。各村注入資金由每位移民出資100元入股,剩余部分由縣移民專項資金注入,村上將每年的盈利按7:3的比例分配給股民和村集體。

      2019年,嵐翠湖漁業養殖公司銷售鮮魚36萬斤,銷售額209萬元,股民分得利潤70萬元,人均分紅500元,4口之家的朱益民獲得了2000元分紅。今年5月,朱益民做了第6次皮脂腺痣切除手術,妻子也就近找了一份工作,生活正一步步變得更有希望。

      在溢河村成功探索的引導下,各村集體經濟建設也愈發活躍起來,截至去年底,累計實現分紅483.1萬元。

      和朱益民同在一個小區的黃道芳是民主鎮楓樹村搬來的貧困戶?!皠倎淼臅r候很不適應!”黃道芳說。西窯安置小區共1310戶5332人,雖緊挨縣城,但小區內沒有超市,購買生活日用品很不方便,繳納醫保、慢病報銷又得返回老家去,小區群眾之間有個矛盾糾紛也不知道去找誰,最重要的是離開了土地,沒有合適的事干。

      為徹底摸清搬遷群眾面臨的實際問題,2019年10月,嵐皋縣開展了“群眾出題、干部答卷”工作,5名縣委常委先后到縣城4個大型安置小區,召開“群眾問、干部答”現場懇談會。市政協副主席、嵐皋縣委書記周康成到黃道芳居住的小區聽取了意見。

      “最根本的是小區沒有黨組織,群眾辦事無人管,感覺找不到家?!敝芸党烧{研認為,這在全縣具有普遍性,必須整體性破解。當年底,嵐皋縣從加強基層黨組織建設出發,推出“黨建+睦鄰之家”工作機制,在每個安置小區建立黨支部,黨支部牽頭成立業委會、設立黨群服務中心,每棟樓選聘1名樓長,小區內部管理、群眾就醫就業難題由黨支部牽頭抓起來,讓群眾在安置小區真正找到“家”。

      今年3月,西窯安置小區和所在的城關鎮耳扒村合并為城北社區;4月中旬,社區設立黨總支,安置小區成立黨支部,當月下旬就組建了業委會,設立了黨群服務中心。

      黨組織一成立,群眾就有了主心骨?!靶^群眾以前互不認識,一點小矛盾就火氣大得很,三天一鬧、五天一架,還經常莫名其妙丟小東西?!卑徇w戶黃大成是西窯安置小區新當選的黨支部書記和業委會主任?!艾F在只要有事,群眾就主動找黨支部,我們也很快去解決?!?月20日,因暴雨導致小區2號樓下水道堵塞,群眾反映給黨支部后,黨支部聯系物業當天就開始維修。

      有了黨組織的牽頭協調,安置小區隨后新增了社區衛生室,設立老人日間照料中心、“四點半”課堂等公益機構,引進1家超市,聯系農商銀行安裝自動取款機。年初疫情防控期間,社區和小區黨支部挨家挨戶走訪,詳細了解就業需求、生活困難、意見建議,幫助150人介紹工作,為124戶困難戶申請到民政救助。

      在西窯安置小區業委會成立大會上,黃道芳被大家推選為業委會成員,當選為樓長,社區又幫她聯系到了一家縣直機關食堂的幫廚工作,每月工資2000元。今年初,中國建設銀行嵐皋支行到小區開展“云生產”扶貧項目,黃道芳也加入其中,“每天在手機上通過‘云生產’養寵物,一月又能賺到2000元?!?

      現在,和西窯安置小區一樣,嵐皋縣14個大型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小區通過單獨或聯合的方式設立黨支部,成立群團組織,健全業委會,選舉片區長和樓院長,其余安置點掛靠臨近村(社區)黨組織管理,搬遷群眾的需求、意見隨時能得到“家”的回應。圍繞搬遷群眾的后續穩定增收,該縣還培育了159個農業園區,建成45家社區工廠,搬遷群眾可以就近到園區和工廠務工,基本實現了每戶有一人就業。

      手机扎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