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dq8vw"><track id="dq8vw"></track></span>

    <tbody id="dq8vw"><pre id="dq8vw"></pre></tbody>

  1. <nav id="dq8vw"><track id="dq8vw"></track></nav><em id="dq8vw"></em>
  2. 
    <tbody id="dq8vw"><pre id="dq8vw"></pre></tbody><tbody id="dq8vw"></tbody>
    1. 搬出迥然不同的“兩個世界” ——嵐皋縣“三搬三促”推進易地移民搬遷脫貧工作述評

      文章來源:作者:陳延安 龔永錫 發布時間:2020-07-07 08:17 點擊數: 字體:

      1956平方公里、17.2萬,分別是地處秦巴深處的陜西省嵐皋縣的國土面積和人口總和。這倆數字,無論是放在全國、全省、全市都不起眼。然而,有個數字,卻不一樣。這10年,全縣占三分之一還多的戶數人口即20209戶61218人從交通不便、房屋破爛、受自然災害頻繁、信息閉塞的深山老林,搬到交通、信息、教育、醫療都相對方便的城鎮新村。其中2016年脫貧攻堅戰役全面打響以來,嵐皋縣累計實施易地扶貧搬遷9262戶30044人。

      這是嵐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一次重大進步、社會變遷,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群眾和為人民群眾謀幸福的又一次偉大壯舉和實踐。如果說,這個搬遷數量橫向比較它地還不夠突出的話,那么,嵐皋從開始即采取和堅持實行的“三搬三促”:搬出窮居,促集中發展;搬離窮業,促轉型增收;搬去窮志,促生活更好,無疑為易地移民搬遷脫貧工作順利推進、持續運行、成效顯現、長期穩固提供了核心思路支撐和重要力量源泉。


      搬出窮居,促集中發展

      6月29日,雨過天晴,云開日出,家住嵐皋縣佐龍鎮佐龍村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小區的群眾、今年57歲的張遠滿一大早就回到“老家”,看房屋已經于去年騰退、拆除后,已經成為耕地,流轉給村集體經濟組織后,生長著一塊碩果累累的獼猴桃:“以前,像昨天和前天那樣大的雨,我和母親睡不上一個安穩覺——房屋漏水,四周又都是大小不等的泥石流?!?

      在十年以前,打火把上學、一步三滑、走兩步退一步、下山買包鹽趕急回來一不小心踩滑跌進深淵懸崖沒命、人畜禽吃喝拉撒同屋等相對現在來說幾近不可想象的事,在這里都不算稀奇。走出山門,到城里住、到街上住、到新村交通方便的地方住是幾乎所有人的夢想。

      人民的夢想,就是黨的夢想,國家的夢想。5年來,嵐皋按照移民搬遷、脫貧攻堅政策,政府累計投資15億元,建成34個安置點81個項目,搬遷群眾11891戶37821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9262戶30044人,全縣城鎮化率從2015年40.1%提高到2019年的45.2%。

      2014年識別貧困戶時,張遠滿雖識文化,也勤快,然而,由于打小15歲就患有嚴重雙腎內外結石、腰椎骨增生、膨大,下不了重力。母親80歲高齡。娘母倆生活仍很拮據,加之房屋破爛,交通受阻,被確定為貧困戶。隨后,在佐龍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小區4號樓1單元3層免費享受到一套小兩室一廳一廚一廁共47平方米的房屋。自己簡單裝修后入住。在張遠滿老家和張遠滿一起搬走的,還有周圍14戶,“都住上了好房子!”張遠滿介紹。

      ▲6月28日,嵐皋縣佐龍鎮佐龍村獼猴桃種植園區,張遠滿(右)在老家獼猴桃園區和業主交談長勢喜人的獼猴桃。陳延安 攝


      群眾下山,產業上山,人走地不荒,不僅不荒,還要適度規?;欣觅Y源發展產業,為搬遷群眾源源不斷輸送“紅利”,為鄉村生機蓬勃煥發新樣,是嵐皋縣委、縣政府另一個工作重點?!耙郧斑@里都是種苞谷洋芋,那里是荒著的,現在都成了獼猴桃園區,村集體經濟組織每年給我分紅1000多元,地租2000多元,要是荒了,一分錢沒有?!睆堖h滿說。

      嵐皋按照“原居住地管理林和地、新居住地管理人和房”的思路,各村充分利用搬遷后閑置土地林地資源,共培育農業園區159個、集體經濟合作社134個,通過林地耕地入股、流轉方式累計種植魔芋、獼猴桃等特色產業11萬畝,帶動貧困戶33680人穩定增收。


      搬離窮業,促轉型增收

      今年36歲的丁長艷,是嵐皋縣城北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小區的居民。之前,她和兒子以及丈夫、公公、婆婆還住在距縣城40多公里的堰門鎮隆興村一座大山上。丈夫連年下礦,自己則在家帶兒子,幫公公婆婆種地、喂雞。怎料公公、婆婆先后生病,需長期服藥?!凹覙I”一時擱下,加上丈夫在外的礦上也不景氣,家里交通不便,房屋破爛,兒子又要上學,可把丁長艷愁壞了。脫貧攻堅開始后,她家被確定為易地扶貧搬遷戶。去年11月,她家分配到城北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小區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屋,至此一家人開始了嶄新的生活。

      ▲6月29日,嵐皋縣城北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小區服裝廠,搬遷群眾丁長艷正在縫紉衣服。陳延安 攝


      兒子上了學,丁長艷就謀劃著上班。在社區干部引薦下,丁長艷進了小區服裝廠。這雙曾經勤勞帶娃、種地、喂雞的手開始學縫紉,早中晚接送孩子,月工資2000元以上。丈夫則在她的勸說下在附近做建筑工。公公婆婆病情穩定,吃藥也都方便且門診也能報銷。

      為解決搬遷群眾就業問題,確保群眾不僅能夠搬得出、入得住,還能夠穩得住、能致富,嵐皋按照“一人一卡、一點一冊、一月一更新”要求,逐戶逐人摸底調查,建立就業臺賬,形成搬遷戶就業崗位菜單、就業狀態清單、勞動力資源賬單,并按照“一戶一策”“一人一策”方式,組織勞動技能培訓,確保每個家庭至少有一人穩定就業??傮w布局上,嵐皋縣按照“山上建園區、山下建小區、小區里建工廠”思路,推進一、二、三產業同步發展。

      城關鎮城北社區居民委員會副主任徐長政介紹,社區通過招商引資、開辦社區工廠、開發公益性崗位、引進公共服務業,拓寬搬遷群眾就業渠道、增收來源。城北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小區分一、二期,兩地共1310戶5332人,目前已實現戶均1.3人穩定就業,其中在小區服裝廠、超市、衛生室、物業公司和周邊電子廠、餐飲服務單位上班的就有500多人。

      嵐皋縣委副書記張永斌告訴筆者,新社區工廠是嵐皋實施易地扶貧搬遷的“標配”,只有抓好了這個‘標配’,才能抓好社區的“長治久安”。目前全縣共建成標準化廠房10萬平方米,引進新社區工廠44家,提供就業崗位2598個,組織技術培訓5308人次,3000余名搬遷群眾就近到工廠務工,轉移就業9021人,“一人就業整戶脫貧”局面正在形成。


      搬去窮志,促生活更好

      6月29日,見到楊大國時,他正在上街頭給一戶人家重新裝修砸墻。今年42歲的楊大國是嵐皋縣民主鎮人,原先居住在距離集鎮1公里的山上,2019年11月搬遷到山下集鎮“富麗明珠”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小區居住。家里一共5口人,母親80歲,妻子比他小7歲,兩個兒子,大兒子14歲,小兒子才5歲。過去在山上居住,母親身體也健康,楊大國還沒那么強烈的危機感。一年出門在外,“玩一半,干一半”,也就把個家“糊”過去了。

      ▲6月29日,嵐皋縣民主鎮集鎮上街頭一戶人家屋里,去年扶貧搬遷到集鎮居住的群眾楊大國在給主人翻修房屋。陳延安 攝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楊大國出不了門,母親身體又不好??墒窃仍趶V州五金廠掙四五千元一月的他又“瞧不上”每天甚至不到100元的當地工廠的活。今年,小區成立黨支部,支部下設樓長,支部書記熊貽新和樓長陳知雙就多次找到他動員他下本干活掙錢。楊大國開始放下身段干建筑工地上的活,“這不,每天也能掙個100多元!”楊大國說。

      楊大國的妻子黃秀莉則在幼兒園找到了一份工作,雖然每月工資只有1000多元,“但總算是每個月買菜買糧食油鹽夠了!”如今的黃秀莉和楊大國已走上掙錢“新常態”。

      扶貧先扶志。嵐皋縣實行“點對點治懶、面對面治奢、線對線治亂”。各易地扶貧搬遷小區干部、志愿者“點”對“點”幫扶“內生動力不足”戶,解決他們的實際困難和問題,開導他們的思想,幫助他們找工作。一月更新一次“紅黑榜”,一季度表彰一次小區“勤勞之星”,半年召開一次“群眾民主生活會”,全縣轉變內生動力不足戶約500余戶。

      面對愈刮愈烈的人情風,各移民搬遷小區成立紅白理事會,利用每季度定期入戶走訪機會倡導“婚事新辦,喪事簡辦,其它不辦”,人情債逐年下降。各地還集中開展“三清一改”環境衛生大整治。為增進感情,加深居民之間相互了解認識,各小區還根據實際情況辦起鑼鼓隊、秧歌隊、舞獅舞龍及象棋、歌唱隊,在中秋、端午、春節、國慶等傳統佳節或國家重要節日還開展小區“群眾大舞臺”文體展演活動,搬遷群眾自編、自導、自演。

      “可以說,搬出了迥然不同的‘兩個世界’!”愛好文學的張遠滿這樣形容。

      “易地扶貧搬遷是一項長期的工作,也是一項事無巨細的工作,上從體制、機制上都需要我們去摸索創新、探索改革、根據實際情況針對性解決群眾生產生活發展難題,讓群眾真正安下家、安下心、安下業!”安康市政協副主席、嵐皋縣委書記周康成表示。


      手机扎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