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dq8vw"><track id="dq8vw"></track></span>

    <tbody id="dq8vw"><pre id="dq8vw"></pre></tbody>

  1. <nav id="dq8vw"><track id="dq8vw"></track></nav><em id="dq8vw"></em>
  2. 
    <tbody id="dq8vw"><pre id="dq8vw"></pre></tbody><tbody id="dq8vw"></tbody>
    1. 【防控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嵐皋在行動】鏖戰香河口

      文章來源:縣委宣傳部作者:陳延安 發布時間:2020-02-02 12:37 點擊數: 字體:

       

      “眾志成城,科學應對,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

      21日,農歷正月初八,安嵐二級路香河口大橋嵐皋端公路上空,一條紅色的橫幅在風中微微抖動著提醒眾人。這里是嵐河歸入漢江的地方,也是人流進出嵐皋的咽喉。

      122日,臘月二十八,嵐皋縣在此設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檢測點。

      “我們值班也就是從臘月二十八開始的。我們交警中隊是12位民警,派出所是4位,加起來16位,通常是4人一組,但中午車流量大,一般要增加到68名警力?!毕愫涌诒O測點負責人、嵐皋縣交警大隊香河口交警中隊隊長繆豐告訴筆者,其中4名是輔警。

      “年前,我們考慮到輔警辛苦,想讓他們輪休,沒想到本次疫情防控阻擊戰開始后,4位輔警主動向大隊、中隊寫出請戰書,11天了,沒一個人退縮和請假!”繆豐說。

      龔晟就是主動請戰的4名輔警之一?!拜o警也是警!只要穿上了這身警服,我就是一名中華人民共和國警察,我的職責就是聽從指揮,堅守崗位,疫情不退,我們不撤!”這位32歲的小伙子戰士般回答完筆者的提問后,又昂首回到了指揮檢查車輛通行的崗位。

      “實際上,龔晟兩天前就有些堅持不住了,虛汗長流,現場醫生說是脫水,需要休息,他說,沒事,就取了兩支葡萄糖喝了,繼續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笨娯S補充道。

      “大家都按順序還好,遇到一兩個插隊,我們要解釋半天,還要指揮好一陣子,嗓子都喊啞了,一天下來,微信里顯示好幾萬步,也好,算鍛煉身體了!”龔昊調侃道。

      “嘀——”“你車里是不是開得有空調?”“嗯,是!”“稍歇會!”“嘀——”“正常,去登記吧!”采訪完交警,轉過頭,發現兩位“白大褂”正在給司機和乘客量體溫。

      兩位“白大褂”來自縣中醫院。一位叫朱潔,女,外科護士,22歲,是第一次到卡口值守;另一位叫李松林,男,外科醫生,也是22歲,是第二次到這里值守了。

      “白天是我們中醫院值守,晚上由各鎮衛生院輪流值守!”李松林告訴筆者。

      各鎮衛生院首先自然是卡口所在地佐龍鎮衛生院,院長謝承洋告訴筆者,初一之前都是佐龍鎮衛生院值守,初二以后就好多了,縣中醫院和各鎮衛生院輪流來支援了。

      “最難的是晚上,尤其是大年三十和初一晚上,天下著雪,那時,腳凍得不像自己長的——關鍵是紅外線測溫儀,對環境要求高,只有在1040攝氏度才工作,經?!ぁT工’,沒辦法,我們只能把兩把測溫儀輪流夾在腋下換著用!”謝承洋介紹道。

      醫生幾乎“連軸轉”?!拔覀兺砩现盗饲?,白天還得繼續上班,因為衛生院就那么幾個人,一個蘿卜一個坑,正常的門診、住院等業務一樣也不能少?!敝x承洋告訴筆者:“沒辦法,我們的醫護人員只能值夜班時喝咖啡,喝紅牛,以保證‘連軸轉’還能轉得動!”

      除醫生和警察,鎮政府也隨時保持兩人在檢測點。“一個登記司機信息,一個登記乘客信息,對車牌號、從哪來、到哪去都一一登記?!弊酏堟傸h委書記徐遠航說。

      “兒子,叫爸爸!”繆豐對著手機跟正在打點滴的兒子視頻?!耙患伊谌?,三個住院,兒子,兒子他媽,他爺爺?!笨娯S說:“在疫情面前,沒有大家,哪有小家!”說完,轉身回到了卡口上。

       

       

       

       

       

      手机扎金花